大包干是农村改革的宝贵财富

本报记者周涵维

本报记者刘强

□本报记者/张婷

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部门联合发布了《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提质升级行动方案(2018年—2020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针对在部分地区乡村旅游外部连接景区道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垃圾和污水等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历史欠账多,乡村民宿、农家乐等产品和服务标准不完善,社会资本参与乡村旅游建设意愿不强、融资难度较大等问题,作出了系统的部署。

记者见到已经87岁高龄的贾粹华时,她兴奋地告诉记者,自己刚从大包干的发源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回来,精神很好。她说,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她会代已经去世的王郁昭把关于大包干的事情做好,因为大包干是中国农村改革一笔宝贵的财富。

“‘口袋里鼓囊囊,精神上亮堂堂’,是今天达西人的真实写照。近年来,达西村先后荣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全国文明村’‘全国十佳小康村’‘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五四红旗团支部’等50多项殊荣。2015年达西村集体资产达4200万元,全村全民集体经济纯收入3575万元,人均纯收入达27500元。”这是2016年10月30日《新疆日报》刊发的报道《沙吾尔·芒力克:珍视荣誉全力打造西部“华西村”》中的一段描述。

“多部门联合发力,对乡村旅游提质升级具有重要意义。”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玲强说,以浙江湖州德清县为例,当地“洋家乐”业态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除了企业家的创业精神,还离不开相关政府部门的“保驾护航”。比如“裸心谷”项目,在创业之初面临资金、土地等难题,当地政府援引浙江省“坡地村镇”相关政策予以扶持,在建设用地指标有限的情况下,采取点状供地和建筑创新方式确保项目落地,并帮助投资者迅速收回投资,确保了项目后期的持续健康运营。

原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农村社会调查处处长贾粹华是王郁昭的妻子,王郁昭曾在改革开放初期担任安徽滁县地委书记,后任安徽省省长。在位期间,王郁昭力排众议,坚持用农民的积极性和农业增产来检验生产关系,在政策得到中央认可之前,已在原滁县地区七县300多万人口所在的70%的村庄实行了新体制——大包干;并同时奔走呼号,向安徽省、中央为大包干报户口,为中央的正确决策准备了成功的先驱案例。

40年来,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尉犁县兴平乡达西村从没停止过脚步……实现了由贫穷到温饱再到整体小康的飞跃转变。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在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设立的扶贫观测点相关数据分析测算,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总收入1.39万亿元,乡村旅游总人次为24.8亿次,分别占国内旅游总收入、国内旅游总人次的30.4%、49.7%。

贾粹华高兴地让记者看一封中央文史出版社发来的约稿函。该出版社拟推出纪念改革开放40年“推动者”丛书,共8册,其中的农业农村卷拟收录杜润生、吴象、王郁昭、吴仁宝、袁隆平、陈锡文等10位对农业与农村发展起重要推动作用的人物,并收录他们关于改革、发展、进步的有关文章。王郁昭的5篇文章包括《好政策也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要给大包干上个户口》《中国改革从农村突破的缘起和意义》等,其中第一篇文章发表在2001年5月15日本报的第三版上。

改革开放之初,地处偏远、信息闭塞的达西村,只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北边缘一个贫穷农业村。

对于方案如何落实,业界专家也给出了一些建议。

今年的4月15日,贾粹华给安徽省委打了一份《关于建立“大包干与农村改革发展研究中心”的建议》报告。中心拟设在滁州学院,同时在小岗村干部学院设立分中心。

“当时的达西村,没有一条林带,没有一块条田,自然灾害不断。吃粮靠返销、生产靠贷款、生活靠救济。”回想起那段历史,在达西村当了38年党支部书记的沙吾尔·芒力克感慨地说。

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教授、中国旅游智库秘书长石培华建议,更加重视乡村旅游人才开发,加大乡村旅游带头人培养,重点吸引大学生村官、专业人才、旅游职业经理人等群体回乡创业;大力推进乡村旅游中的农旅一体化发展,注重相关产业的深度融合;全面提升乡村旅游的文化品质,支持建设一批乡村旅游文旅融合示范项目;更加注重科技对乡村旅游发展的作用,支持组建乡村旅游技术创新推广平台和基地;对我国乡村旅游发展进行普查和评估,更好的把握发展状况。

目前,成立“大包干与农村改革发展研究中心”的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贾粹华表示,待“中心”建立后,她会把王郁昭有关农村改革的一些文稿、资料、图片送去,同时也会劝说万里、吴象、张广友、陆子修的家人将一些农村改革的笔记、资料送去以充实“中心”。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天山南北。1980年1月,刚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的沙吾尔凭着一股子闯劲,大胆地提出要带领一穷二白的达西村率先开展改革试点工作。

周玲强表示,乡村旅游目前最大瓶颈是如何通过各种形式把产品推广出去。“我们发现,乡村旅游的服务质量,以及一些品牌及声誉维护还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案,缺乏有效管控,比如有的民宿存在‘有偿刷单’等不诚信的行为。在这方面可以借鉴星际酒店的服务质量评价体系进行规范化管理。”

今年5月,贾粹华参观了小岗村的《大包干纪念馆》新展,感觉比旧展有了不少进步,但还有一些欠缺。于是她在纸上用笔写下了5条建议给凤阳县委负责同志。贾粹华说,王郁昭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的重要践行者,是他那种“情牵‘三农’、心忧苍生”的胸怀,要一切以农民利益为出发点;还要终身学习,注重实践,坚持调查研究。具体到当下的乡村振兴,也要坚持以农民满意不满意、愿意不愿意为原则。

达西村的变化,就从当初村民连字面意思都不理解的“改革”二字变起了。这两个字给村民们带来了“包干到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等从未听说过的新名词。正是“新名词”在达西村落地生根,让村民们走上了脱贫路。

就在前不久,贾粹华考察了阜阳市颍州区三合镇三星村,当地有300多农民在外面做木匠,村里计划召回大部分在外的村民,在村里做家具,以形成一个特色专业村——家具村。贾粹华认为,其规划的合理性以及特色就很不错,有望打造成一个乡村振兴的主导产业,让农民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1981年,达西村迎来大丰收,粮食总产比1980年翻了两番,一举结束了达西村近20年吃返销粮的历史。

沙吾尔意识到靠科技种田是提高农作物单产的唯一途径,为了强化村民科技意识,村党支部办起了农牧民文化知识学习班,向农牧民传授新知识、新技术和新观念。

1995年7月30日《新疆日报》刊发的通讯《尉犁县达西村集体经济壮大》中写道:“这几年达西村率先在全县推行了棉花地膜栽培技术和农作物化学除草技术,棉花单产从1985年以前的20公斤左右提高到130公斤,村民们看到科技带来了高产,纷纷加大农业投入。他们成立了科技协会,利用农闲时间深入学习农牧业科技知识。”

20世纪80年代,国家鼓励发展乡镇企业。敢想敢干的沙吾尔带领村干部,大力发展村办企业。1990年到1992年的三年时间里,达西村先后办起了5家企业,让达西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

欧洲杯足球买球盘口竞猜网站,2000年1月14日《新疆日报》刊发的《达西村人崇尚文明——获1999年‘全国创建文明村镇’先进单位》一文中写道:“多年来达西村党支部大力发展集体经济,而今村集体有砖厂、250亩温室大棚、1100亩村办农场、650只牲畜、7个扬水站,还有农贸市场。集体固定资产达490万元。”

村集体经济壮大了,为老百姓办的实事也越来越多。1991年开始,达西村陆续制定18项村民优惠政策,涉及教育、医疗、养老等补助。1995年达西村人均收入达2250元,达到了当时的脱贫标准。

从1999年到2010年,沙吾尔先后7次到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华西村学习考察。去的次数越多,沙吾尔越感到达西村和华西村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

2011年1月11日《新疆日报》刊发的《达西村以华西村为镜子》一文中记载:“和华西村相比,沙吾尔明显感到达西村在农民实际生活水平、产业结构、科学致富等方面的差距。”

考察回来的沙吾尔不断探索产业转型的新路子,把达西村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转向多元化发展轨道,鼓励村民发展二三产业,不断拓宽致富途径。

2014年,达西村农民人均纯收入2.5万元,位居全疆前列。

2015年6月12日,达西村与华西村签订结对共建框架协议。

2015年6月13日,《新疆日报》刊发的消息《“天下第一村”同“南疆第一村”开展跨地区多领域合作》中写道:“协议的签订标志着‘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今后将同‘南疆第一村’的达西村建立跨地区、长期性和多领域的合作关系,牵手合作共谋发展。”

达西村迈出的每一步,稳重又踏实!2016年3月30日《新疆日报》刊发的通讯《达西村:一面高高飘扬的民族团结旗帜》中记载:“沙吾尔说道,‘两任总书记三次给达西村复信,荣誉来之不易,党中央对达西村的特殊重视和特别关怀来之不易,我们将珍视这份荣誉,充分发挥达西村先进典型示范引导作用,继续发挥生力军作用,脚踏实地,想办法、谋思路,以发展壮大集体经济为龙头,以推进达西村社会和谐、民族团结、长治久安为落脚点,全力以赴打造南疆第一村、西部华西村。’”

〖2018.10.23-12:03〗责任编辑:张靖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